首页 > 科技

华为:未来的“鲲鹏”,是要写“世界名著”的

文/IT创事记 祁萌

南京恩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封晓强还记得大概10年前,林业客户领导委婉劝他改行的情景。因为恩博科技体量太小,而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太烧钱——恩博科技的技术路线是人工智能中相对冷门的领域:通过计算机视觉的方式识别早期森林火灾。

森林火灾往往突发性强、破坏性高,是全球发生最频繁、破坏最严重、处置最困难的自然灾害之一。早期的森林火灾以林下火为主要特征,一旦林下火发展为树冠火,其扑救难度会指数上升,直至无法扑救。

当时大多数人工智能公司的选择集中在两个赛道,人脸识别和智能交通。这两个热门领域在今天果然成就了天量的大市场。而恩博科技所选择的森林防火行业,江苏最初的市场空间只有不过几十万元。

但是只要能早一步发现森林火灾、进行及时高效的扑救,对保护国家森林资源、减少人力物力财力损失、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具有重要的意义。于是,秉承着“让世界少一些灾害”的理念,恩博科技坚持不懈地深耕森林火灾的检测技术研究,希望用一点一滴的积累守卫祖国的绿水青山。

和大多数人一样,封晓强当时还看不到10年后市场的高速增长,更想不到2019年一个省份一年就会出10亿元项目的可能性。

两个小目标

10年前,和恩博科技选择一条小众赛道的时间同步,当时华为开发嵌入式CPU Hi1380刚刚小有所成。那时,距离华为第一代推理芯片Ascend310的发布还有近9年时间,距离华为鲲鹏920处理器发布则正好10年。

历经两个几乎同样筚路蓝缕的10年,故事终于在2019年紧密交织起来。恩博科技的从端、到边、到云全部使用了整套华为的解决方案,且迅速迁移并“跑通”了华为云鲲鹏云服务,并在河北火灾视频监测分析项目上实际落地。这与2019年初华为发布鲲鹏920处理器,以及夏天发布多款华为云鲲鹏云服务产品的时间几乎同步。

恩博科技如此快速完成适配和迁移的动因复杂。既有鲲鹏计算产业在自主创新中所表现出的能力和所产生市场吸引力的原因——鲲鹏处理器基于Armv8架构永久授权,处理器核、微架构和芯片均由华为自主研发设计;也有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环境的原因。

后者至少包括了两个恩博科技关心的维度:一是华为业务边界明晰,愿意把行业应用交给生态伙伴而只聚焦基础设施;二是华为在智慧城市和全球市场实力雄厚,能帮助恩博科技实现新的业务战略。

经过了10年的努力,恩博科技在行业内的报警准确率已经长时间领先。现在,封晓强最惬意的一件事,就是让系统自己去发现客户又在哪里放了烟,而就在几年前,他还对在演习时能不能找到公司自己放的烟一度提心吊胆。

基于业务专注的公司历史积淀,恩博科技预测这种领先程度在2020年之后还会保持甚至加大。这一背景下,切入智慧城市模块式的智能防火,以及拓展海外市场成了公司业务战略的一部分。

华为智慧城市解决方案目前服务了全球40多个国家,并在200多个城市实施了智慧城市项目。“哪怕1年有5~10个城市选择智能防火模块,对我们也是一种加持”,封晓强说,围绕鲲鹏计算产业的市场空间很值得期待。

这也是华为的期待。恩博科技至少从两个维度印证了鲲鹏计算产业发展初期的预见:一是新兴应用对计算平台提出了端-边-云协同、海量多样化数据智能处理、实时分析等需求,需要兼容Arm架构的鲲鹏处理器;二是云计算将加速这一进程。

下一个十年的转折点

在移动设备领域,Arm架构有着压倒性的市场和技术优势。在IDC的预测中,2023年将有超过80%的移动终端会采用Arm架构的处理器,而移动应用主要基于Arm指令集进行开发、测试和运行。随着海量移动应用向云上迁移,移动端的计算架构势必影响到云端架构的选择。

考虑到其单芯片核数更多,有着比传统处理器更好的并发处理效率,其在分布式数据库、大数据、Web前端等高并发应用场景中前景广阔,IDC认为,未来计算产业发展方向必然是多种计算架构共存,而云服务的普及将会加速这一进程。如今,恩博科技以采用完整华为解决方案的形式,见证了这一进程的发轫。

而另一家典型的合作伙伴——北明软件与华为合作已有八年,这家在智慧城市领域实力雄厚的企业也是最早进行鲲鹏平台适配的伙伴之一。

“挑战是迁移适配,以及如何快速解决业务在迁移适配中出现的具体问题”, 北明软件CEO荆永生说。

据悉,北明软件智慧消防管理方案是首批通过华为云鲲鹏云服务兼容性测试的解决方案之一,北明软件也是“华为云鲲鹏凌云伙伴计划”25家生态伙伴之一。

2019年11月5日,北明软件的政务大数据通过兼容性测试,拿到了华为云鲲鹏云服务的认证。

“在智慧消防、智慧城市和智慧园区等方向,基于鲲鹏的测试、认证都做完了。”荆永生说。

北明软件最早与华为在2012年战略签约。为了实现设定的高预期,北明软件围绕基本业务进行了一些转型,它主要涉及到了组织架构和销售体系配套等领域。

最初,这种转型和常见的方案商切换合作品牌并无不同,但渐渐的,它显示出了一些程度上的差异。

2013年,双方合作金额迅速攀升至5亿元。到2018年双方合作金额达到创纪录的22.5亿元时,北明软件已经毫无争议地有了华为的烙印——围绕达成战略合作背景下高企的销售目标,公司的配套资源向华为做出了倾斜。

过去10年,北明软件围绕战略合作的转型让所有业务都和华为有了绑定关系,但这种转型仍是“朴素”的,大部分调整都围绕着推动销售而展开;所以当整个鲲鹏计算产业的宏大愿景摆在北明软件面前时,所有人很快就意识到这将是一次有别于历史的转型和挑战。

CPU、操作系统和数据库是客户IT的底层核心,北明软件要推动鲲鹏往客户的生产端走,就要迁移这些核心。这让全局性的调整成为了必然。它涉及到自身、自身与客户的关系,以及自身与华为关系的每一个层面;贯穿了从研发、迁移交付,到售后等诸多流程。这将是一个“巨系统”级别的转型。

不过话说回来,一些企业就是为转型而生的。它们挑战传统,开创新局面。在业务上,不落窠臼,在商业历史上,扬名立万。

荆永生可能并不在意“扬名立万”这种历史的叙事模式,但他说:“这(鲲鹏)是下一个十年的转折点,你是第一年就参与进来?还是再看三、五年?二者将完全不同。”

北明软件不是第一次见证转折。在过去的数年中,北明软件和华为一起,帮助众多客户从小型机迁移到了x86服务器上,这一过程让北明软件挣到了钱,也积累了经验。现在,这些经验让北明软件在决定参与到鲲鹏计算产业时有迹可循。

但挑战仍是巨大的。无论小型机还是x86,对北明软件这样的方案商而言,它们仍不过是一个基于成熟业务生态的“盒子”。方案商交付方案、部署系统、完成验收,大多数工作可以按部就班。

鲲鹏带来的挑战则是系统级的,它不是把鲲鹏服务器“扔上去”就完事儿,荆永生说,因为一切都换了。

和所有行业TOP方案商相似,北明软件对客户业务场景的理解能力是它之所以强大的原因。这项优势在去年帮助它将华为业务推向了22.5亿元的高峰,现在它要用这项优势攀登另一座高峰。

华为对技术的痴迷在这个转折点上迸发出了能量。它转化成“抓手”,帮助方案商迈出了第一步。

写“世界名著”

但未来会是一个 “one world,two systems”的世界吗?

用友网络高级副总裁徐洋对此深有感触。“突然有一天,你意识到一家中国企业有这个能力去构建这样一个体系的时候,你在这个行业里,是不是会兴奋?”徐洋说。

外部环境带来了莫大的压力,但同时也激发了斗志。或者,我们也可以认为,华为对颠覆什么,有自己的战略考量和长久谋划——毕竟几乎在一夜之间,它像机器猫那样,从口袋里掏出了中国计算产业梦寐以求的诸多“备胎”;但无论如何,现实就是现在看到的这样,华为以及大量小伙伴们,举起鲲鹏计算产业大旗,迎风招展。

接下来的事情就像全行业看到的那样发展。2019年9月19日,在华为HC2019上,华为宣布将通过“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来构筑开放产业生态的战略规划。

硬件开放策略支持生态伙伴基于开放的鲲鹏主板,开发出自有品牌的服务器产品和台式机产品。因为提供了主板接口规范和参考设计指南等技术支持,这些开发与投产流程将变得非常快速。

同时开源的软件包括了服务器操作系统EulerOS,其开源版本的名称为openEuler——华为从2010年开始研发服务器操作系统,目前已在通信、存储、云等产品中广泛使用;以及GaussDB T单机版数据库,开源版本定于今年6月全面上线。对于这款可以覆盖企业70%以上的数据库业务场景的产品,华为也将支持合作伙伴发展自己品牌的数据库产品和应用。

未来5年,华为将投入15亿美元发展产业生态,包含内容从教材编写、高校人才培养、生态伙伴赋能……一直到城市创新中心建设。

“鲲鹏现在还像是个‘小语种’,目前掌握的人还不够多,但已经有大量的伙伴加入学习,国内大学已经有相关课程开始开设。” 神州信息集成SBU副总裁孙国伟对这一产业投资表现出了充分的乐观情绪:“(鲲鹏)以后不光要做翻译,还要拿它写诗作文,写世界名著的。”

他不是在开玩笑。神州信息是国内领先的金融科技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商,同样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其自主创新的银行核心业务系统、数据平台、支付平台以及柜面系统与TaiShan服务器和华为GaussDB数据库进行了适配。“我听说效果不错”,他说。

愚公移山

这是一次堪称彻底的颠覆。处理器是新的、操作系统是新的、数据库是新的、人才也将是新的……总之,一切都是新的,除了生态的参与者。

开源、开放就意味着华为不再指望借此挣钱。华为Cloud & AI产品与服务总裁侯金龙甚至同时明确承诺,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华为可以停止TaiShan服务器的销售业务。

“它要做的是底座,”徐洋说,“底座做好了,让我们在上面插应用。”

这在产业发展的初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它事关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的节奏能否如预期一般顺利。

产业界的热情加速了它。目前,用友NC Cloud和A++等产品已经全线通过了鲲鹏的认证,适配了鲲鹏处理器和华为的OceanStor存储等;对华为GaussDB数据库的适配则正在推进中。

考虑到应用驱动的IT业务模式,软件厂商的适配和迁移显然是未来生态成型的关键因素,甚至事关成败。

徐洋说,他感受到了华为速度。“我们测试出问题,华为马上就会修改。”言语之间,他表现出了对华为GaussDB数据库快速商用落地的期待,那几乎和华为人一样强烈。“未来这个速度会起来得很快,”他说,因为行业都在等待项目标杆。

作为华为鲲鹏生态负责人之一,武湛也很清楚标杆项目的价值,但还需要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迁移,他说:“像愚公移山”。

好消息比预期来得更快。徐洋很快注意到,今天的中国企业已经开始真正意识到了自主创新对自身业务的价值。双方合作消息发布后不久,很多企业主动找到用友,去了解适配进展。

尽管只过去了不到半年时间,“个别央企”已经完成了测试工作。因为项目仍在推进,徐洋没有透露用户的名称。但他指出,新系统上新架构更容易,旧有系统因为涉及了二次开发,迁移尚需时日。

像用友这样,和华为有着相同的产业抱负、共同的商业目标、明确的合作方向,以及有能力对市场迅速响应的科技公司如今已覆盖了鲲鹏计算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从最新加入服务器供应商行列的四川长虹,到聚焦垂直行业应用的恩博科技,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就在2019年底四川长虹发布基于鲲鹏主板的天宫服务器的同时,华为与绵阳市政府、绵阳游仙区、长虹公司等签订了合作协议,这标志一个集技术、产业、生态为一体的创新产业基地在绵阳正式落成。

在此之前,此类鲲鹏生态创新中心已落地北京、上海、重庆、深圳、成都、宁波、厦门、长沙、南京、浙江等省市。这些基地在平台搭建、人才培养、应用示范等领域与生态伙伴展开了合作。

成熟的传统ICT生态是鲲鹏计算产业先天可以利用的一个维度。那里聚集了区域优势产业和基础的软件生态。以此作为立足点,对于做大产业空间,培养产业人才而言,事半功倍。

华为最新官方消息显示,围绕鲲鹏处理器与昇腾AI处理器,截止2019年底加入鲲鹏伙伴计划的生态伙伴已经超过600家,鲲鹏技术认证累计发证超过800张。这些生态伙伴集中的区域包括了北京、广东、上海、浙江和福建等地。

高速涌入的生态伙伴也带来了新问题,新产业意味着新生态和新格局。但很多生态伙伴并不担心,眼下更重要的是适配和迁移——在做大并分享一块大蛋糕,和独享一块小点心之间,生态伙伴的选择完全一致。

荆永生认为,聚焦鲲鹏计算产业带来的新业务和新需求,会强化生态伙伴间建立起新的合作关系,那将可以收获更多。

在武湛看来,一个健康的生态体系一定是每个伙伴在整个价值链上都能扮演自己的角色,并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的价值,获取利益。鲲鹏产业生态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这样的健康生态体系。

承诺未来适时停止销售TanShan服务器是华为十分前瞻性的一步,“硬件开放、软件开源”同样如此。这些做法不止吸引并迅速壮大了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同时也进一步强化了在鲲鹏产业发展中,华为“黑土地”的形象。

【IT创事记】创见科技未来,旨在为读者提供科技企业和科技趋势的前瞻分析与评论。创始人祁萌,为资深科技自媒体人,历任《商业伙伴》副总编、《电脑商报》主编、都市媒体记者编辑等职,从业超过14年。本同名专栏入驻各主流媒体平台。